蔬菜水果大战
首頁 > 新聞頭條 > 行業動態

國家重磅政策出臺:石油行業大裂變時代或來臨

發布時間:2019-05-06

4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統籌推進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》(簡稱《意見》)。該《意見》一經推出,在國內油氣行業立即引起了關注和議論。

這一《意見》出臺,不僅意味著今年我國油氣勘探開發領域迎來新一輪重大改革,而且給整個石油行業帶來新的沖擊和變化。由此,傳統石油行業的裂變將會進一步加劇,行業上中下游全產業鏈全面競爭時代已經來臨。

◆◆◆

油氣勘查開采市場有序放開,上游迎來競合時代

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逐步建立,在促進自然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和有效保護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,但也存在自然資源資產底數不清、所有者不到位、權責不明晰、權益不落實、監管保護制度不健全等問題,導致產權糾紛多發、資源保護乏力、開發利用粗放等問題。

新的《意見》指出,在產權體系方面,探索研究油氣探采合一權利制度,有序放開油氣勘查開采市場。探礦權和采礦權聯系密切,權益關系相互延伸。

專家指出,探礦權、采礦權兩權合一可以更清晰更完整地體現礦權人的資產價值,也便于礦權人統籌規劃勘探開發,合理安排生產建設,從而進一步降低公司成本,加快資源動用。而有序放開油氣勘查開采市場,完善競爭出讓方式和程序,一方面能促進高效開發利用,另一方面,將有助于在油氣勘探開發領域引入社會資本參與,是一項促進競爭的倒逼機制。

而早在今年2月,國務院就印發《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》取消“石油天然氣(含煤層氣)對外合作項目總體開發方案審批”事項,這更有利于提高效率,進一步擴大開放、積極利用外資。

對在國內勘探開發領域經營多年的“四桶油”來說,曾經的國企一家獨大、一枝獨秀的局面將有可能被打破。社會資本的參與給油氣行業上游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,勘探開發領域將不僅是以往“四桶油”內部之間的競爭,還有可能是國內社會資本以及外資參與的競爭。當然,面對新的開放,不僅有競爭,還有可能在勘探開發領域引起新一輪的合作。

與外資合作的經驗啟示告訴我們,合作引進的不僅僅是隊伍和設備,而且引進了世界上的先進技術,推進了快速上產。從這個方面來說,今后有序放開的國內勘探開發市場,以及取消“石油天然氣(含煤層氣)對外合作項目總體開發方案審批”,給石油行業帶來了巨大壓力的同時,也迎來了合作的新機遇,這個新的時代將會是充滿變數也是一個競爭與合作的新時代。

◆◆◆

中游煉化行業諸侯爭霸,迫使行業向“油頭化尾”轉變

近年來,由于地煉行業加工能力不斷擴大,新的民營煉化企業恒力石化、浙江石化等異軍突起,外資也因為市場放開,也加大了在國內煉化的新建企業的投資力度,導致國內煉化行業引起了新一輪的博弈。

據年初的最新數據顯示,2019年國內煉油能力將再增加3200萬噸/年,達到史無前例的8.63億噸/年,總體過剩約1.2億噸/年。

隨著國資、外資和民營大型煉化企業的新建和投產,下一步國內煉化行業過剩將會更加嚴重,必將面臨著新一輪的洗牌。僅僅只能生產汽柴油、產品品種單一、效益不佳、技術落后、環保不達標的落后產能必將在新一輪的競爭中被淘汰;新建煉化企業依托新工藝、新技術向油品和化工高端化產品發展;在競爭中生存下來的老牌煉化企業也在加快轉型步伐,由傳統的生產汽柴油等油品向生產油品和高端化工產品轉型,即實施煉化一體化轉型升級,按照“油頭化尾”方案快步推進。整個煉化行業的發展目標和前景,已經在競爭中達成共識,“一體化”、“油頭化尾”是今后煉化行業的必由之路。

◆◆◆

下游銷售行業狼煙四起,價格戰向服務升級轉變

石油行業產業鏈的下游,油品銷售領域在經歷了多年的市場廝殺后,價格戰依然是“狼煙四起”。價格戰從東南沿海向全國各地蔓延之勢有增無減。2018年國家取消對外資加油站數量的限制,使價格戰的戰火燃燒的更加熾烈。如今在國資、外資、民資、合資,以及數不清數量的“自流黑”(黑油站、黑油車、黑自建罐)等多方主體圍攻下,油品銷售市場呈現了資源渠道多元、競爭主體多元、競爭手段多元、競爭價格多元的趨勢。

但是隨著國家對油品稅收監管力度的加大,油品按照國家環保質量同質化、優質化的要求進行,當前無序競爭、惡性競爭的市場價格戰必將會向理性競爭轉變,價格從長遠來看將不會是市場生存的主導因素,高質量的服務才是這個行業的終極歸宿。只有在服務升級上下功夫,這個行業才能走得更好、走得更加健康。

◆◆◆

清潔能源崛起,石油行業從“一油獨大”向“油氣并舉”轉變

煤炭與石油曾經是世界能源行業翹楚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社會的發展,世界各國對環境保護越來越重視,低碳成為這個世界的共同話題。中國在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論的指引下,對清潔能源的需求也與時俱增。

尤其是以天然氣為代表的清潔能源快速崛起,不僅滿足了世界和中國的能源需求,也符合中國去年7月份發布的《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》要求。

形勢的快速變化,使得石油行業要加速推進清潔能源的開發和利用,不得不從“一油獨大”向“油氣并舉”轉變。尤其是當前國內對天然氣等清潔能源需求的突飛猛進,更使石油行業加快了向天然氣等進軍的步伐。

未來,對于“國家隊”主力來說,由“油公司”向“油氣公司”角色轉變,不僅要利用一切措施來增加國內氣的產量,建設儲氣庫來滿足調峰要求,實現“西氣東輸”、“南氣北送”。同時還要采取多種措施進口國外氣,來滿足國內人民群眾對清潔能源的需求。

◆◆◆

新能源沖擊,“油氣公司”向“能源公司”轉型

去年,國務院發布《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》要求,加快車船結構升級。推廣使用新能源汽車。2020年新能源汽車產銷量達到200萬輛左右。2020年底前,重點區域的直轄市、省會城市、計劃單列市建成區公交車全部更換為新能源汽車。同時,《行動計劃》還要求加快發展清潔能源和新能源。到2020年,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達到15%。

這一決定的出臺,使得本就在突飛猛進的水電、核電、風能、太陽能等新能源如虎添翼。從長遠看,新能源有望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石油等化石能源,雖然不能完全取代,但是傳統意義上的石油企業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和挑戰。

行業預測,2040年以后,油氣行業的前景將發生重大變化,能源行業要進入一個新的動蕩和變革時代。要適應這種變化,就要求油氣行業向多元化發展,不僅要有油氣業務,還要發展其他業務。

除了油氣業務以外,可以選擇發展可再生能源、生物能源,陸地固碳技術、甚至進軍電力行業等。今后的傳統油氣公司將會成為綜合能源公司,這是經濟驅動、能源需求增長、新技術對能源生產、運輸、消費方式產生的革命性的影響所致。當然,從“油氣公司”向“能源公司”的轉型絕不是一蹴而就的,是適應形勢發展需求的漸進式的轉型。

綜上所述,從當前和今后的發展看,油氣行業無論是上游勘探開發,中游煉化、下游銷售都無一例外的迎來了新形勢和新變化,清潔能源的崛起以及新能源的沖擊,也讓油氣行業感受到了新的壓力和危機。

這是一個充滿危機和機遇的裂變時代,只有在裂變中轉變,審時度勢轉型升級,才能在新的形勢、新的沖擊之下迎接新的挑戰,也才能迎來新的機遇。居安思危,解近憂有遠慮,才能走的更遠,也才能真正成為世界一流的能源公司。


本文轉載自《石油LINK》

蔬菜水果大战 577彩票苹果版官网 排列三近100期开奖号 极速时时万能规律 重庆时时专家杀号 棋牌代理加盟 北京赛車开奖历史 北京赛pk10外挂 世界进球排名 fg美人捕鱼技巧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王中五 时时龙虎 云南时时规则